• 锁 -

    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0 15:07:25   浏览次数:0

    我开门的时候,父亲左手提着早餐和雨伞,右手拿着半截钥匙。而另外半截,正与钥匙孔几乎无缝粘合在一起。情况相当惨烈。咋办?我俩大眼瞪小眼。

    一番敲敲打打无果,父亲打开门保险防止风把门关上,说:“我去找人修锁,你走之前把里屋门掩上。”目送父亲出门后,我照他的话做,里屋的门半开半闭,像是有人在一样。

    若我是个入侵者,刚要抬手推门,而里屋的人冒出头来,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你找谁?”定然手足无措。

    想到这里,我失笑,这就好像把钥匙插在门锁上,屋内的一切都变得异常神秘。

    悄悄转动钥匙,或许你会看见一家人正默默喝茶,又或许你会看见茶凉人散,一桌狼藉。

    若为一个入侵者,我会不会去开锁呢?

    一切取决于心里承受能力与随机应变能力。啊哈!

    《礼记·礼运》中提到的大同社会“外户而不闭” 令人向往,但现实中门还是要锁的,尽管入侵者手段高明。

    经典影片或是身边新闻中擅长开锁的形象屡见不鲜。可见,不论是铜锁铁锁还是什么其他特别的锁,都不是绝对安全的。那为什么还要锁呢?

    锁,为的是让他人知晓你对此物的珍视,“君子不夺人所爱”。

    锁,为的是在一定程度上防范遗失。

    还有什么呢?情怀,对,就是情怀,就像外祖父门前年岁久远的三簧锁,常年的日晒雨淋使它褪去光泽,沉闷的暗黄色唱着时间的歌。

    其实,锁是不锁,不锁也是锁。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    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